第017章 大夫郎的感悟_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笔趣阁 > 智者不入爱河,病娇夫郎争着求我负责 > 第017章 大夫郎的感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17章 大夫郎的感悟

  顾廷之怔愣着,感受着周晓萌耐心又温柔地给他擦拭,一时间脑子有些乱。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哭的有些看东西模糊,还是光线的问题,从他这个角度看家主,似乎也没有那么丑了。

  虽然还是那张布满了雀斑的大脸,眼睛还是小小的跟一道缝似的,眼袋还是大大的黢黑黢黑的,鼻子还是趴趴的,嘴唇还是厚厚的。

  可似乎头发没那么油腻了,身上的味道也没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了。

  而且皮肤似乎白了不少,看上去比之前好看了,也顺眼了。

  关键是眼神,还有嘴角。

  现在的家主,眼神里有光,温柔的光,还有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很温柔,让人很舒服。

  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接近。

  他一边感受着,一边想着。

  还想起莲哥说的那些编排家主的话都是假的,而他因为信了,一度排斥家主,大概自己的兄弟们也受到了影响,对家主也一直都是抱着成见的。

  现在想起来,刚嫁给家主那会儿,家主其实对他们兄弟几个还不错的,那时候的家主也上进,打猎维持生计,也让他们过了一段好日子。

  好像就是从他找各种借口抗拒家主的接近,几个兄弟也不让家主遂意那时候开始,家主变了,对他们也逐渐没了耐心,后来又沾染了赌博,脾气越来越差。

  想到这里,顾廷之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

  家主变的惹人讨厌,其实是他们兄弟几个,尤其是他,一手促成的。

  而他们还想害死家主。

  还好家主没有死。

  呜呜呜。

  不然他们不仅背负了杀害家主的罪名,还会良心难安的。

  周晓萌吓了一跳,“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说着,赶紧把手移开。

  她的确不懂得照顾人的。

  “家主,是我错了,是我们错了,我现在才明白过来,是我的愚蠢,才让家主变得脾气差,让家主沾染上赌博,都是我害的家主,呜呜呜……”

  周晓萌看着自己才刚刚给擦干净的脸又涌出泪水来,还有他刚刚说的话,一时间有些懵。

  这人刚才盯着自己看,是感悟了什么了吗?

  “好了,别哭了,我也有错,现在都过去了。”

  周晓萌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糙大汉,惹哭了自己的小娘子,得费尽心机讨好自己小娘子。

  唉,现在是女尊社会,女主外,男主内,女人孔武有力,男人娇弱,自己还是这人的家主,可不就是这样子。

  她算是体会到那些男人们为啥总是烦女人动不动流眼泪了。

  重不得,轻不得。

  她养家很苦的。

  以前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她怀疑眼前这男人也是水做的。

  “好了,不哭了,乖,以后别在外面接活了,赚钱的事情有我们女人。”

  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周晓萌咬了咬舌头。

  “家主,你别对我这么好,都是我以前不好,家主,呜呜呜,你原谅廷之,呜呜呜,不敢麻烦家主的,以后我也会努力赚钱的。”

  顾廷之更觉得心里愧疚了,他本就是个极为感性的人,以前一直压制,这次也算是彻底爆发了。

  主要是他的三观才刚刚被打碎了,现在还处于重新塑造阶段。

  一时间很多事都还没有想清楚,可有一点,那就是以前错怪了周晓萌,从一开始就错了。

  加上这两天周晓萌对他们不错,刚才更是对他很温柔,让从小没有受到过多少善意的他,一时间有些沉溺。

  就像之前莲哥装作对他好,他也毫无怀疑,把对方当成是自己的最好的朋友一般信赖。

  现在他就是最难受的时候,家主不嫌弃他,不怪他,对他好,他心里就觉得大概以前真的错怪家主了,现在的才是家主本来的样子。

  “好了,这件事没得商量。”

  周晓萌以前还真没注意过顾廷之的手,主要是他一直都藏的很好,即便是要亮出来的时候,也总是用帕子和袖子遮挡的严实。

  这次听莲哥说了,她才留意到,这么好看的小美男,这手却真够糙的。

  想到自己的人被骗被欺负,她心里就涌出一股子怒火。

  只是现在时间不允许,不然她肯定是要讨回公道的。

  在这里,男人想找活做实在是太难了。

  何况这么好看的小美男,做什么活啊?

  乖乖的做个花瓶不好吗?

  “家主……”

  顾廷之又开始泪奔了。

  明明家主很凶,可是他却觉得家主这样很好。

  眼前的不就是他一直想要依靠的人,为什么以前一直误会家主?

  都怪那莲哥骗他?

  不,是他自己蠢。

  想起莲哥骂他的话,他又开始难受了。

  “家主,你不怪我在外面找活?”

  他想起来,之前他提过,可是家主很生气,男人在外面找活,是让女人没面子的事情。

  “不怪,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不好,你们也是无奈之举,好了,咱们该回家了,我今日还得去城里呢。”

  周晓萌见对方哭起来没完,而且看自己的眼神总是透着一股子灼热,让她心里有些别扭。

  “家主,我……”

  顾廷之被周晓萌拉起来,趁势拉住了她的手。

  周晓萌有些懵,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拉手,心里有些怪怪的,说不上来。

  眼前的人挺好看的,虽然没长在她心坎儿上,可是真好看,可是她心里竟然挺平静。

  好像,好像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所以她确定自己八成是不喜欢大夫郎这种的。

  也是,谁会喜欢一个整日哭哭啼啼的。

  唉。

  “大夫郎,那个莲哥,你以后还是别接触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只好随便找了一句话敷衍。

  “啊?”顾廷之有些懵,然后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其实莲哥以前对我不错的,大概,他也是有苦衷的。”

  想起莲哥说过他家家主对他很不好,也是动辄打骂的话,顾廷之心里又开始自动脑补起莲哥可能有苦衷。

  周晓萌懵了。

  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人是记吃不记打?

  刚才的事情,这才眨眼的功夫,就忘记了?

  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子无力感,硬生生抽出自己的手,提起自己的木桶,就走了。

  顾廷之有些懵,家主撇下自己?

  生气了吗?

  家主生气的时候脸色会发红?

  以前每次看到都觉得好可怕,可是现在却觉得不可怕,却又觉得怪怪的。

  他赶紧擦干眼泪,急忙跟上去。

  “家主,你是不是生廷之的气了?廷之哪里让家主生气了?”

  “大夫郎,你很好,我没生气。”

  “可家主的样子,明明就是生气了,家主,你是不是不想要廷之了?”

  顾廷之想起昨晚上家主说的和离的事情,还有他昨晚上说过去找家主的,可是他后来还是没有去。

  他实在是害怕那被折断肋骨的事情。

  可是现在他知道那不是真的了。

  可他怕家主生气。

  “大夫郎,唉……”周晓萌本来想跟他继续解释,可是看到他脸上的泪水,实在是忍不了了。

  提气,有些没控制住,“大夫郎,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哭?”

  顾廷之有些懵,他哭?

  擦了一把,又流泪了。

  他的眼睛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流泪。

  以前娘活着的时候就总是说他不该这样的,女人是不喜欢的。

  “家主,我不哭,我知道家主不喜欢,我不哭……”

  可是越是不想哭,越是哭的厉害,顾廷之有些着急,一着急,眼泪就更不听使唤了。

  “大夫郎,算了,你哭就哭吧,只是能不能在回去之前,止住?我真的很怕你那二弟误会的?!”

  周晓萌无奈道,已经预感到一会儿顾烨之暴跳如雷的样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cn.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c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