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2章 桃之夭夭(求票票)_秦时小说家
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2622章 桃之夭夭(求票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22章 桃之夭夭(求票票)

  第2622章桃之夭夭(求票票)

  “桑海!”

  “这里的地形很好,虽有一些山脉丘壑,不为高峻险拔,稍有处理,也适合耕种。”

  “儒家在这里百年,这里的文风教化较之它处占优。”

  “又有临近海滨,鱼获丰厚。”

  “那些东西朕可以看出来,小圣贤庄矗立于此,看出来的人也当有。”

  “百年来,没有太大变化,着实可惜了。”

  玄色素服,轻装简从。

  融入这段日子外来者甚多的桑海城,不为明显,更有今日始皇帝陛下车驾临近桑海,更无外力注意。

  登桑海城南的一处小山丘,高不过百丈,那里山道不为高险,轻而易举行走。

  山丘顶部,有一处平起伏坦之地,还有凉亭两座,石桌石椅也有陈列,还有果树生长其中。

  以梨树、桃树和柿子树居多,夏日里,枝干别样繁茂,果子都有长成,就是大多还未彻底成熟。

  一颗颗青红相间的果子挂满枝头,再相合四周景致,别有风华韵味,别有美感。

  嬴政立于此,眺望四周,心情畅然,双手背负身后,抬首以观大日,还不为强烈,微风迎面而来,万物清新弥漫。

  甚好!

  甚佳!

  “琅琊郡的桃子……诸夏间名气不小。”

  “江南之地也有一些桃树,可是生长出来的桃子,无论是个头还是香甜程度,都不如琅琊之地。”

  “陛下尝尝看。”

  周清一袭随心的青色长衫,玉带环腰,束发成髻,不为高山金冠,踏步于此,挥手一招,提前成熟的果子从枝头脱落。

  这里的一些桃树有成熟的。

  其余柿子树、梨树差了一些。

  挑选了十多颗,顺从心意,皆落于不远处桌案上。

  再次一招,将其中两枚稍大的红色桃果入手,内力催动,桃果表皮脱落。

  便是一枚送至皇兄面前。

  “桃子!”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大周三公,太公望封地齐鲁,此语由此而出,可见齐鲁之地的民风。”

  “姜氏齐国!”

  “田氏齐国!”

  “太公望那般的奇人,怕也是不能够料到齐国会有那般结局。”

  “帝国!”

  “追溯往昔,为大周天子牧马而始,千年来,一切皆变,就是先祖非子也难料到今日局面。”

  “桃果!”

  “哈哈,这里的桃子不若郡侯先前于朕的那种桃果,可惜,那种桃果不能够种植天下可行之地。”

  嬴政伸手将果皮不存的桃子接过,轻嗅之,微微颔首,一股桃香的气息扩散。

  果肉已经红了许多,的确可以食用了。

  轻咬了一口,汁水香浓,味道的确不错。

  诸夏广阔,果树万千种,然……因地利所处之故、因气候之故……生长出来的果子皆不同。

  橘子便是如此。

  桃子也是如此。

  这种桃果适合这里……故而浓香馥郁,果肉汁多,悠悠然,一首诗经之语道出。

  那首诗经就是从齐鲁之地传出的。

  若是齐鲁之地的桃果苦涩无比,当不可能传出那样的诗篇,也不可能记载下那般亲睦祥和之景。

  那般景象……想来大可能还是大周平王之前的岁月,平王东迁之后,烽火诸侯,争斗不休。

  齐鲁之地亦是有乱。

  乱象之局,自有属于乱象的诗篇流传,军伍铁血,兵戈战曲。

  帝国之将来,不知相比太公望之齐国如何。

  不知道将来是否也有如同非子先祖那样的人出现。

  一切都是未知。

  但……眼下是可知的。

  摇摇头,再次咬了一口桃子,自山脚行至此处,于这样的滋味很习惯,然而……皇弟之前献上的一些桃果更好吃。

  看上去个头也更大。

  皇弟有所言,那是诸夏间位列天材地宝的桃果,一颗桃果足以令一位普通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化神极其高深的境界。

  就算超凡脱俗的武者食用,都有好处。

  然而,自己食用之后,没有那般感觉,最深刻的感觉就是桃果很好吃,令人想念。

  “哈哈。”

  “那般桃果虽好吃,却不能一下子吃完。”

  “那样的桃果成熟都艰难,这样的桃果一岁一熟,那样的桃果需要数十年、数百年。”

  周清莞尔。

  同西王金母一族的桃果相比,诸夏间的桃果自然都是凡品了,就是……对于皇兄而言。

  西王金母一族的桃果也和凡品差不多,顶多稍微好吃一些的凡品。

  人皇定下的规则,还真是……令人无奈,令人无能为力。

  身为诸夏天子,有能力有资格享受超越凡品的存在,结果……就算食用之后,也不能够真正体味那种好东西的妙处。

  着实可惜。

  “天材地宝!”

  “今岁以来,诸夏间的一些上古地宫有开启,里面的天材地宝不少,引得许多人去争夺。”

  “上古九黎蚩尤的传承!”

  “九黎蚩尤!”

  “上古岁月,一统诸夏之半,其势争锋轩辕,刚猛、霸道、兵道……和如今的帝国有些相似。”

  “所不同的是,帝国以霸道之力,席卷天下,一匡诸侯。”

  “郡侯可以找到蚩尤的传承?”

  “不知道蚩尤的传承会有什么,若是修行之法,于帝国多有无用。”

  “天材地宝,也无大用。”

  嬴政也是清朗一笑。

  天地间,有修行超凡脱俗的修者,自然也会有迥异普通植株的天材地宝。

  咸阳宫就有。

  多月来,诸夏间流传的上古地宫之事,也和天材地宝有关,关中内外就有数个上古地宫。

  一路闲聊,郡侯也说了那些上古地宫的深层次之事,很可能和上古九黎蚩尤的传承有关。

  对于修行之人而言,吸引力很大。

  于自己,也就有些好奇。

  毕竟……在诸夏间藏了数千年,才现世,还弄出那般的动静,本能侧目。

  “诸夏间已经出现了十一处上古地宫。”

  “每一处上古地宫里除了《战神图》、天材地宝外,还有一块形如食铁兽的令牌。”

  “通过令牌可以感知虚冥深处的牵引之力。”

  “令牌越多,牵引之力越强。”

  “十一处上古地宫,便是意味着有十一块令牌。”

  “眼下,玄清可以掌控其中五块,儒家这里应有一块,其余诸子百家和一些人手中也有。”

  “数月前,就将一块令牌的任务交给罗网,不知道罗网现在搜寻的如何!”

  “以罗网的力量,应有所得。”

  “有七块令牌,玄清大致可以推算出蚩尤传承之地的下落,找到也就不难了。”

  周清也在慢慢吃着手中桃果。

  这里生长的桃果……论滋味自然不如西王金母一族桃果,却也有一番自然春秋的感觉。

  食铁令!

  接下来就要有结果了,七块食铁令……战神殿的下落?还真有些期待。

  “令牌!”

  “蚩尤的传承之地。”

  “罗网!”

  “因数年前的一些事,朕有取缔罗网的打算,却一直没有下手。”

  “郡侯可知为何?”

  蚩尤的传承之地,如何神妙?需要分散在上古地宫的一块块令牌才能够找到?

  既然郡侯已经做了准备,那么……当有所得。

  这一点,嬴政不怀疑。

  看着手中的桃果,心有所动,算着时间,身躯微侧,看向桑海城北,车驾应该到了。

  不知道是否有动静。

  “罗网!”

  “一柄凶器……握在手中比较好,若是扔掉,就不知道锋芒对准谁了。”

  “欲要取缔罗网。”

  “现在还不是时候。”

  “桑海!”

  “陛下所言桑海这里没有得到应有的繁荣,比较可惜。”

  “百年来,桑海城位于齐国、楚国、越国争斗之地,越是繁荣,期时所受的伤害越大。”

  “帝国一统天下,桑海城这里承安日久,自然有变。”

  “尤其,这里的小圣贤庄也将不负那般束缚之力。”

  “因地制宜,因时成事。”

  “陛下对罗网的态度非秘密,这一次罗网必当有大功于陛下。”

  “章邯……想来他要心急了。”

  罗网!

  影密卫出现的那一刻,就意味着皇兄对罗网不在如先前的信任,或许会继续察看罗网送来的讯息。

  但……信任程度非靠前。

  直接取缔?

  那就是脑子发热的决定。

  将罗网取缔的结果会很麻烦。

  一柄失控的凶器,很容易被外人利用,到时候……许多事情更麻烦,更为棘手。

  在没有做好准备之前,罗网有它存在的必要。

  当然,罗网也要展现它留下来必要的能力。

  “诸夏间郡县黔首安居乐业,各行其道,各安其法,则杂乱之人必然不多。”

  “罗网也就没有了根基之地。”

  嬴政轻叹。

  看着手中已经吃了大半的桃果,近前数步,将其掷于一株桃树下,过几日,会自动化作泥土尘埃,滋养桃树本体。

  许多事情归根结底并不复杂。

  “嗯?”

  “有人来了,莫不是车驾出问题了?”

  “桑海城这里来了那么多人,若说见到陛下的车驾没有动静,颇为胆怯了。”

  周清将手中的桃果吃完,抬手一扔,也是落于一株桃树下。

  灵觉有动,有两位衣着寻常的男子快步奔近于此,是影密卫的人,此刻前来,当有事情。

  今日能有什么事情?

  也就是车驾到达桑海城的事情了。

  “陛下!”

  “陛下!”

  二人近前,半跪一礼,动作干脆利落。

  “发生何事?”

  嬴政问道。

  周清则是行至此间一处专门用来积水的大水坑之地,里面的水不为清澈,杂草落叶许多。

  伸手一抓,便是两团澄净无瑕的水球飞出,落于身前一个,落于皇兄身前一个。

  “陛下!”

  “车驾行向桑海城西,就在刚才……道旁千人有动,冲击陛下车驾。”

  “我等前来之时,那里还在争斗!”

  一人低首快速道。

  “千人?”

  “还真是不小。”

  “随行车驾伤亡如何?”

  周清盥洗了一下手掌。

  水球自动散去。

  “郡侯。”

  “那些人游侠刺客居多,突然而动,通武侯所带之兵士、护卫黑龙军之兵士未有所察,有损伤。”

  “至于现在……情形不知。”

  “后续禀报之人当知。”

  另一人应道。

  “千人!”

  “再探。”

  嬴政也是清洗了一下手掌。

  许多事情,先前都有预料,这二人禀报之事便在意料之中,就是动手之人有千人,稍多了一些。

  一路以来,罗网、影密卫发现和处理的一些人,也就数人、数十人居多。

  比较多的一次还是前不久那一次地下袭杀。

  “喏!”

  二人颔首,转身离去,数息之后,身影消失不见。

  “就在这里等着吧。”

  嬴政走向远处的凉亭。

  “今日之事,当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还会出现。”

  “桑海之地,毕竟特殊了一些。”

  “陛下,准备何时前往蜃楼?那艘巨舟耗费帝国钱财无数,又有诸多机关术、阴阳术施加其上。”

  “这样的巨舟也就如今可以造出来。”

  “以后怕是艰难。”

  提前数日来桑海,民生百业都有一观,大体的事情了结,若非蜃楼之故,车驾也不会在桑海多做停留。

  周清跟随入凉亭。

  四周的影密卫警戒之人许多,自己也有以神通观远处情形,当无忧无碍。

  “蜃楼!”

  “过几日也不迟。”

  “朕也准备在那艘巨舟上停留几日,感受一下海域之广阔之势!”

  儒家的一些人要见一见。

  扶苏那里还有一些事情。

  凉亭之内,嬴政抬手敲了敲坚实的木柱,东巡之行,桑海城是东行之点,接下来就要返回了。

  “陛下!”

  “那些游侠刺客的袭击已经不复先前之势,正逐步败亡。”

  “通武侯已经调集大军,对那些人进行围剿困杀。”

  “……”

  “李仲大人也在对那些人给于追杀!”

  “……”

  “阳滋公主也也有出手,也率领着一支百人队在追杀那些游侠刺客,郡侯的那位弟子相随公主身侧。”

  “……”

  “有阴阳家一众高手还有郡尉赵佗的护卫,安平君无碍。”

  “儒家出迎之人损伤惨重,掌门伏念更被一位儒家弟子突袭,身中匕首断刃,此刻已经重伤返回小圣贤庄。”

  “……”

  “陛下,乱象已经不存,车驾归于安稳,续先前之方向,前往城西的驻扎营地。”

  “千人游侠刺客,正有后续之力给于追杀。”

  “生擒百余人!”

  “当场斩杀的人超过三百!”

  “……”

  “陛下,车驾已经行至城西营地,通武侯和李仲大人正在布防,安平君等人正在收拾乱象残局。”

  “……”

  “陛下,桑海城肃然,通武侯以大军四周巡逻。”

  “……”

  影密卫前来汇报之人不断,将此时此刻桑海城西的车驾乱象一一道出,事无巨细,皆语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cn.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c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